五福彩票|再小心地给他护着

 新闻资讯     |      2019-08-19 16:00
五福彩票|

  新年新车,想写番外里那封长庚没有看到的信万一看到了的车,比较抽风,开车开的我肝胆欲裂。

  顾昀往沈易新房门口四平八稳地一戳,还真没什么人敢上前纠缠新郎官,这众人是吃吃喝喝闹了一阵儿,连顾昀也不可避免地被多灌了两杯。

  只可惜相较于他顾大帅的海量,这么两杯酒下肚,还不够让人晕乎的,长庚没在,他也不想背着这操万年心的管家公自我放纵——尤其在沈易良心发现,了解被这兄弟反手出卖一波后,顾昀更不想喝醉了。

  其实闹洞房这事讲究个一时兴起,北大营的兵油子们都已经喝的各个东倒西歪,就甭讲那群文绉绉的文官,更是不济。顾昀看大约没人会去闹腾沈易了,撑着还清醒的意识,悄悄先行离了场。

  走在侯府的大院里,顾昀突然难得有点惆怅的驻了足,瞅着月明星稀的当空朝天叹了口气。原因无他,没想好怎么交待那信的事儿。

  不远处的书房窗口透着光亮,隔着层窗纸,影影绰绰地点着汽灯,一看是有人还在等他。他顾昀以前也肖想过这种日子,不管多晚回府,总有人守着盏暖黄的灯给他留扇门。可后来这种温情到几乎不切实际的幻想,很快就叫西北的风沙、长江上的烈风绞碎了。

  是长庚把这点温情小心翼翼的捡回来拼好,再小心地给他护着,烘得将军的心底一片柔软,他顾昀如今也不忍承认,当初确实想过为战胜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哪怕是以身殉国,抛下长庚孑然一身的事实。

  本来构思的时候,是想写凶悍一点、乌尔骨发作的长庚怎么收拾顾昀的,一动笔我就心软了,舍不得虐长庚,也不想下手折腾顾昀……虽然这次的车开的很直白,开的我精力不济肾亏至极……

  由于从顾昀视角开始下笔,所以长庚视角的看顾昀绝笔信的一段情节,和乌尔骨发作的那段,我,不知道,往哪儿插!!!所以只好遗憾地删掉了。可能还是舍不得虐长庚心肝儿。

  时间轴和原著有点出入,这里把长庚乌尔骨彻底拔除的时间拉长了不少,沈易成亲的时候,长庚身上还残留一点余毒,但是正常生活已经不受影响……之所以看到顾昀遗笺再次发作,那啥,还不许人家病情有个反复的过程么x 所以时间轴同理,这会儿陈姑娘也没有找到解顾昀耳目毒素的方法。

  情节的删减让我删去了不少脑补的绝笔信内容,其实本来是想用文言文写个全版的顾昀绝笔,不过还是怕笔力不济,加上对角色领悟不到位,有损大帅风骨(同时也失去了愉快发刀的机会x)

  这次开车真是有驾照以来尺度最大的一次啦!瑟瑟发抖!不想把顾昀写的那么老实,但是改了几遍也不如意,还是不挣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