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立刻将短信删除不让孩子看 见:这个世界竟然有

 新闻资讯     |      2019-08-22 11:04
五福彩票|

  原标题:李秀娟被罗烈暴打的证据,教育局丁攀阻挠女儿做鉴定的证据,我拒绝女儿专家会诊全部质疑的说明

  近期网上对我家关注很多,我也收到了很多信息,有同情,有理解,有谩骂。我们看到一些评论真的很伤心,我和丈夫想做一个统一回应,希望能够消除大家的误会:

  收到这样的信息,我和丈夫非常非常心痛,立刻将短信删除不让孩子看 见: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的恶意!

  一个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跪在地上,被一个凶残的男人用着粗厚的手掌随意扇脸,母亲跪在冬天的水泥地上嚎啕大哭,双膝是血,被打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怀疑她可能是去上访。

  被罗烈暴打后,我和丈夫每分每秒都面临如何走出噩梦的难题,为了让自己释怀,我们做过太多太多努力:想着宽恕,想着那些比我更惨的受害者来自我安慰。

  可是,我们毕竟是人,不是罗烈口中的狗,我们真的无法放下,我们曾想过找到罗烈同归于尽。

  2018年5——7月咨询汉地律师事务所刘锦良律师、我和丈夫多次请求刘锦良律师代理我家孩子的案子。(有通话记录和短信)

  以上三位律师均建议女儿眼睛治疗结束后起诉。后有朋友告诉我,有关部门给律师施压,官司打不赢的。(这一点可能是朋友的推测)

  2018年12月,女儿的伤残鉴定结果出来后,我请求丰县法律援助中心一位律师帮忙。(有文字材料)这位律师计算理赔金额36.8万。

  2019年7月,丰县信访局要求我计算赔偿金额,我请求丰县汉地律师事务所刘善全代理女儿左眼失明一案,签订合同后我支付9000元代理费,刘律师计算理赔金额41万。

  教育局丁攀公开称我越级信访15次,并给我扣上缠访帽子。在这里,我出示信访证据:

  2018年7月6日,女儿北京看病期间,我以女儿嘉嘉在校期间左眼被无意伤害致残为例。我到国家信访局建议国家重视在校学生安全问题。

  第一次信访是完全出于一位老师的社会责任感,希望自己的建议可以被有关部门采纳。

  此时我和丈夫已经准备走司法程序并有请求律师代理我家案子的记录,通过信访给当地施压索要高额赔偿的理由不成立。

  就是这次信访,丰县截访人员赵才柱在信访局门口找到我“既然女儿对丰县实验小学有阴影,可以满足女儿转学的诉求,抓紧带孩子去做伤残鉴定,该赔多少钱学校会处理”

  这是赵才柱以官方名义我的承诺,我信以为真。赵才柱多次在表示可以解决女儿转学问题。女儿嘉嘉眼睛致残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去原来的学校上课,我们只能想办法给孩子转学。

  2018年12月,女儿的左眼鉴定为八级伤残,我们带着律师给的赔偿意见联系赵才柱,赵才柱仍然不予回应。

  2019年1月29日,我们万般无奈,我和表弟一起来到北京恳求赵才柱兑现承诺。刚到北京,表弟父母接到电话,要求表弟立刻离开北京,否则取消低保户待遇,表弟无奈只得回家。我舅舅一辈子勤勤恳恳,本本分分,60多岁了疾病缠身舍不得治,你们凭什么取消舅舅的低保资格?

  2019年1月30日,我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找到赵才柱,要求其解释不兑现承诺问题,赵才柱敷衍塞责,我走进国家信访局反映女儿眼睛致残一事。这是我第一次反映女女儿眼睛赔偿问题。

  第二次和第三次信访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我是到北京求赵才柱主任解决问题的,不是来信访的。

  我是一名老师,我的丈夫是小学校长,我们都是体制内人士,如果我们闹访,性质更恶劣,代价会比常人更大,我们不可能幻想通过“闹访”给相关部门施压来解决问题。我和丈夫年收入15万元,在小县城丰衣足食,我们生活很幸福,如果不是罗烈暴打拘留我,如果不是我们全家实在跨不过去这道坎,女儿眼睛我们不可能以高额赔偿为目的写出绝笔书——以前途命运乃至生命做赌注去给官方施压,这不符合逻辑。

  利用舆论只会让女儿眼睛问题得到更公正透明的鉴定,更利于司法程序的进行。众目睽睽之下,查明真相,做出最客观的决定是上级部门的最可能的措施。

  关于网友质疑眼睑手术导致视力下降,女儿眼睛于2018年4月14日测出0.1视力,而眼睑手术是在4月16日所做。

  8月5日下午,教育局领导张建新和两位陌生男士来到我家要把我女儿带走看病。我丈夫非常疑惑:下午四点去哪里看病?于是,我丈夫说:等我妻子回家再说。

  我作为孩子的母亲,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医治女儿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不让专家给我女儿看病。

  我不知道张建新是如何告知新闻媒体的,这一则新闻强化了外界误会我借女儿病情敲诈有关部门的观点。我和丈夫除了无奈没有任何办法。

  我和丈夫之所以写出绝命书去换取执法视频的公开,因为罗烈暴打我时,他们的执法记录仪是打开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捧着一个没电的执法记录仪。

  我不可能提前知道他们的执法记录仪没电而选择诬陷。这样的后果是我和丈夫承担不起的。

  罗烈将我双手拷起,用手铐拖拽着我,手铐嵌入我胳膊中,留下很深一道伤口,这个伤口一直流血。拍于走出拘留所后。

  从拘留所出来后,我丈夫带我去徐州中医院就诊。我有三处伤:1,多发伤,双膝关节软组织损伤

  2019年7月初,信访局相关负责人协商解决我丈夫撤职问题、女儿眼睛赔偿问题、我的处分撤销问题,

  信访局负责人表示“学校和教育局代偿”并愿意赔偿律师意见的80%——26万元,女儿眼睛问题赔偿金额我们达成协议。

  我请求撤销我丈夫因稳控不力被撤职额决定,请求撤销教育局因为我被拘留而记过处分。

  相关部门不愿意恢复我丈夫职务,也不愿意撤销我被记过的问题。协议没有达成。

  我在绝笔书中曾附上我校老师联名签名,今天曾经有媒体报道称“签名系伪造”。

  2019年3月以来,相关部门安排多人到周楼小学监视我和丈夫,并多次找我们谈话,给学校装上监控。我生病请假不被批准,甚至挂水监考。

  学校全体老师对于有关人员的行为极为愤慨。请问有关人员,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何苦为难老师?

  我和丈夫准备走司法途径,我们为女儿的左眼做伤残鉴定,伤残鉴定只接受单位委托鉴定,并需要盖单位公章。

  我们找到丁攀,希望中心校教育局和丰县实验小学的能够为我女儿的伤残鉴定出具委托书,只有女儿伤残鉴定出来后,我们才能走司法程序。

  我们走司法程序,又必须给女儿做伤残鉴定,丁攀百般阻挠,我们除了公章私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丰县实验小学李钊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曾在2018年4月25日索赔30万元赔偿金,常永丽班主任竟然证实了李钊的这一说法。

  校长和老师公开配合撒谎,是整个教育界的耻辱,我有4月25日协商沟通的全部录音,你们这样抹黑我良心不痛吗?

  从事情发酵到现在已经四天了。我们家几乎两天没有合眼了。我们希望事情能够早点结束,如果再拖下去,我们的精神身体也耗不起了,我们恳请展开双方视频直播,早日将真相大白于天下。

  以上是我家女儿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如果有一句假话,我们自愿被开除教师队伍,永不上访。我的电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