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彩票|决定帮助她逃脱

 新闻资讯     |      2019-08-28 01:24
五福彩票|

  1936年8月1日,已被日军折磨了9个月的赵一曼,被押往珠河县。8月2日,在开往刑场的火车上,赵一曼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她找看守人员要来了纸和笔,在颠簸的车上,给儿子陈掖贤(小名宁儿)写下了这封遗书。

  宁儿: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寥寥150多字,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有九死而不悔的无畏气概,更有舐犊情深不忍舍离的慈母大爱。

  秋瑾被押赴刑场,拖着沉重枷锁一步一步迈向死亡,途中见到一位母亲抱着襁褓里的婴儿,她感叹道:“我此番赴死,是为革命,中国妇女还没有为革命流过血,当从我秋瑾始。纵使世人并不尽知革命为何,竟让我狠心抛家弃子。我此番赴死,正为回答革命所谓何事。革命是为给天下人造一个风雨不侵的家,给孩子一个温和宁静的世界。”

  监斩官逼诱她,你一死你的两个孩子就要失去母亲了。秋瑾回答:“我的死是为所有的孩子。”

  芸芸众生,谁不爱生。生为人母,谁不爱子。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的女英雄,将生命中最后的柔软和温情,都留给了孩子。死,是为了换取更多人的生。无法陪伴孩子成长,是为了将来让更多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母亲的陪伴。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1905年出生于四川宜宾一个地主家庭。1926年加入中国,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那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首次招收女学生。

  九一八事变后,赵一曼被党组织派往东北进行抗战工作。她依依不舍地抛下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奔赴东北抗日前线。临行前,母子二人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1935年11月,在与日军作战中,赵一曼为掩护部队腿部负伤被俘。日军为了从赵一曼口中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找了一名军医对她腿伤进行了简单治疗后,连夜进行了审讯。

  日军对赵一曼用尽了酷刑,将她折磨得奄奄一息。1935年12月13日,赵一曼腿部伤势恶化,生命垂危,日军为得到重要口供,将她送到哈尔滨市立医院进行监视治疗。

  在医院治伤期间,看守董宪勋和护士韩勇义被赵一曼的精神所感动,决定帮助她逃脱。1936年6月28日,董宪勋和韩勇义将赵一曼秘密背出医院。6月30日,三人在即将逃出日伪军控制区时被敌人发现,赵一曼再次被捕。

  因为无法从赵一曼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情报,1936年8月1日,日军将她押往珠河。8月2日,赵一曼被绑在车上,在珠河县城“游街示众”,随后被杀害。那一年,她只有31岁。

  英勇就义前,赵一曼唱起了《红旗歌》。从前每有东北抗联战士牺牲,战友都要唱这首歌为他送行。这一次,她要唱这首歌,为自己送行。

  从被俘到牺牲,赵一曼一直没泄露真名,因而这封遗书,就一直存放在日军审讯档案中,直到1957年才被发现。遗书中的宁儿直到1954年,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原来就是抗日烈士赵一曼。

  至今,哈尔滨公安局还保留着当年日寇审讯赵一曼的两册档案,里面记载了赵一曼被严刑拷打直至杀害的全部过程,其中惨绝人寰的酷刑烙铁烫、灌汽油、电刑……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1946年7月,哈尔滨市为了纪念赵一曼可歌可泣的抗日事迹,将她战斗过的一条主街命名为一曼大街。

  而今距离赵一曼牺牲已经过去80多年了,很多年轻一代对赵一曼这个名字可能会陌生。但是,请不要忘记,曾经有过这样一位杰出的女性,有过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为整个国家所做出的牺牲,她值得被我们永远铭记和缅怀。